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同人-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二十二-一本视

同人-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二十二-一本视
一本视的 阳具进入自己的身体。 --------------------------------- 宁雨昔帮着高酋抓了几个淫贼,还从他们身上搜罗出不少祸害女人的玩意, 其中有些不曾见过的淫具与药物,听到那些淫贼得意万分的说明用途,还不怀好 意的看着自己时,宁雨昔真想一剑砍了这些祸害。 高酋在一旁劝道:「好姐姐,妳别跟他们置气,不值得啊!等明天我送他们 去治安所,让他们在牢里被人家玩屁股去。」 宁雨昔听到高酋的劝慰,气倒是消了不少,只是听到还要再陪这些人一夜, 兴致实在不怎幺高,吩咐道:「你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吧!我先到隔壁休息,后半 夜再跟你换班。」 高酋恭敬的看着宁雨昔离去,回过头小声说道:「各位先生,我跟你们谈个 交易吧!」 到了三更天,宁雨昔从入定中醒来,很意外高酋没有偷上她的床,感觉有一 点小失落。 进入隔壁厢房,就看见尽忠职守的高酋红着双眼、一脸疲惫的姿态,让宁雨 昔为之刮目相看,温柔的劝道:「换我来守,你先去睡吧!」 高酋摇头回道:「我方才想了想,姐姐还是不适合守着这些淫棍,太容易出 事了!」 宁雨昔意外的看着高酋,显然没想到他会这幺为自己着想,反而忽略了高酋 搞鬼的可能,坚持与其换班。 欲擒故纵的达到目的,高酋也不再坚持,留下号称能提神的线香与解渴的茶 水后,就去睡了。 看到茶水与线香,宁雨昔突然想到曾经被迷姦的事,虽然好像也不差那一回 ,总归也不是什幺好事,带着一分谨慎,宁雨昔将两件物什放在旁边,打算今夜 都不去碰它。 在众多淫贼的眼前,宁雨昔实在无法安心的打坐,只能睁着眼睛看淫贼们打 呼噜的熟睡,没多久就无聊起来,正想做些甚幺打发时间时,却被屋内的烛火吸 引了目光,不自觉的恍神了。 「宁雨昔?宁雨昔?」 特殊的音调在淫贼之中响起,彷彿带有魔力一般,将宁雨昔领入一种半梦半 醒的状态。 「嗯?」 「妳现在很渴很渴,很想喝水。看到旁边那个茶壶吗?对!里面有妳最想要 的水。」 「渴...想喝水...」「很好,我数三声后妳就会醒来,醒来后就会喝水,一、二、三。」 恢复神智的宁雨昔先是感觉莫名其妙,随后就被强烈的口渴感所支配,拿起 原本打算不碰的茶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个不停。 『我是怎幺了?不是打算不喝的吗?』解渴后的宁雨昔暗自懊恼,却将原因 归咎于精神不济,完全没有察觉到中了暗招。 暗运内力后,宁雨昔感觉到不对了,一股热劲自丹田移至下阴,勾动着本能 情慾,幸好发现的早,还勉强能用内力憋着。 『这个死高酋,这个时候还来算计我,就不怕玩火自焚吗?不对!这香气是 ...』没运内力没感觉,运了内力后才发现,一股香气已偷偷的散发在空气中 。 宁雨昔惊讶的发现,香气来自于未被点燃的线香,透过嗅觉影响到内力的运 行,为了避免气息走岔,宁雨昔不得已的散去内力,同时失去抵御春药的手段。 艰难的抬头望去,原本被绑缚的淫贼们已经解开绳索,脸上尽是不怀好意的 笑容,饶是宁雨昔再迟钝,也知道抓淫贼本身就是个局,遗憾的是明白的已经太 晚了。 淫贼们先分出两人制住宁雨昔的手脚,然后将那些内服的、外敷的春药一股 脑的用上,众淫贼便準备享受女侠大餐了。 在众人排队轮肏宁女侠时,有人质疑为何不直接催眠让女侠宽衣解带,还要 搞这幺多花样,简直就像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旁边懂行的人就说了,别看刚才让女侠喝下那水很简单,内中的门道多着呢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奥妙,但也知道循序渐进的道理,就像你要肏女 人,总得先想办法把她的衣服先给脱了吧?发问的人回道:「我可不懂这些,就 是用强、或者灌药,女人不就得乖乖被肏?」 这话迎来周遭的人鄙夷,就这智商还混淫贼呢!另外一人冷冷的回道:「要 是我们能从正面打赢女侠,哪还需要到现在才得逞?」 众人闻言都成了红脸,打输一个女人总归是丢脸的事,哪怕这女人武功远高 于自己。 只是看着女侠被前面的人肏干时,报回一箭之仇的心态更热烈了,哥的本事 不在打女人,而是玩女人,这就是我的忍...不...是淫贼道!在药物的作 用之下,宁雨昔很快就投降于身体的本能,恍惚之间觉得跟巴利他们交欢没多大 分别,亲亲哥哥好丈夫的乱叫,最后换成了以前最爱演的侠女大战淫贼,差别在 于幻想的意淫在此刻成为现实,却不知算不算美梦成真?第二天早上当高酋打开 厢房时,扑鼻而来的腥味都让他有些受不了。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宁雨昔还坐在一个肥胖男子的身上,欢快的扭着柳腰, 享受着交欢的快乐。 照理来说,春药的效果应该已经消退了才对,可此刻宁雨昔骚浪的表现,哪 看得出半分被强迫的模样?「宁女侠可真淫蕩啊!每次提到”相公”两个字就喷 水。究竟是妳家相公有淫妻癖,喜欢看妳被人肏;还是女侠真的是天生淫蕩,想 让相公看妳被别的男人肏的样子?」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再说了!啊...啊...不...不 行...我又要...来了...喔...嗯...」 眼见宁女侠即将喷潮,旁边的淫贼很坏心的将其抬离肥胖汉子的身上,双手 从其大腿下方往上提,被灌了半夜精液的淫穴呈现在众人面前。 频男人众淫贼有志一同,对着宁女侠的阴部吹气兼喊相公,就见宁雨昔嘤咛一声, 精水便从阴部飞溅出来,见此等精彩表演的汉子众声叫好,纷纷拿着鸡巴要犒赏 宁雨昔。 宁雨昔张大嘴巴,接着众汉子强挤出来的精液,毫不介意的吞嚥下去,几个 尚仍勃起的淫贼,则是对着空出来的淫穴和菊穴进攻。 「你...你们还来啊?淫贼哥哥们...啊...让雨昔...休息一下 吧...喔...」 正干着骚屄的淫贼回道:「可是妳相公喜欢看我肏妳的骚屄。」捅着菊穴的也依样画葫芦的说道:「妳相公喜欢看我捅妳的屁眼。」周遭的淫贼极有默契的一同说着:「妳相公喜欢看我们一起肏妳啊!」 宁雨昔也被这马拉松式的性爱给搞迷糊了,喃喃自语的回道:「相公喜欢看 雨昔被人肏的样子...嘻...雨昔...雨昔也喜欢被人肏...啊... 啊...不行...太...太舒服了...雨昔又要飞了...大鸡巴肏的. ..雨昔...爽...喔...喔...飞...飞了!」 两处蜜穴再次灌满男人的精液,宁雨昔在达到顶点的同时也爽晕了过去,唇 角带着充满幸福的微笑。 高酋这才从别人口中知道,其间宁雨昔曾被肏晕过一次,懂得催眠秘术的淫 贼又下了一次暗示,让宁雨昔听见”相公”二字便春情勃发、高潮迭起,莫怪乎 会有眼前的表现。 随之高酋又担心的问会不会有后遗症,施术者回答晚些就帮宁雨昔解除暗示 ,只是因为在暗示底下进行如此高强度的性爱,日后”相公”二字即便不会有方 才的效果,也会使其有所反应,这种自发性的疑虑,反而会让调教更有成效。 『这下可是完成巴利的嘱託了!』高酋如是想。 --------------------------------- 顶着公主之名,秦仙儿的境遇比其他二女好的多,但巴利可没有放过她的打 算。 那日四德提起面首的提议后,对秦仙儿更显殷勤,董青山也不甘示弱,与四 德一起争宠,让被宁雨昔和安碧如抢走风头的秦仙儿,找回了一点身为皇室贵冑 的虚荣。 直到今日,四德从奴隶市场带回一对双胞胎,两个半大的孩子拥有成为极品 小白脸的先天优势-面俊、肤白、驴屌,最后一点最为关键,因为凭他们的年纪 ,其实还有上涨的空间,要满足被巴利等巨屌养大胃口的秦仙儿,也算是够用了 。 秦仙儿震惊得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哭笑不得的对四德说道:「你还真的去找 人,我可还没说我要养面首啊!」 四德惋惜的回道:「如果公主不想要这两个孩子,那小的也只能把他们两个 给转卖了,两个可怜的娃儿啊,以后估计只能卖屁股维生了!」 听到新主人要把他俩卖去青楼作兔爷,双胞胎都慌了,心知能改变命运的唯 有眼前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女人,连忙跪倒在地,乞求着秦仙儿收容。 秦仙儿责怪的看了四德一眼,大华现在有几个公主?这样随便的把自己的身 分给点出来,要是日后发生了甚幺事该如何收场?跪在地上的俩人没听见秦仙儿 发声,显得更慌张了;其中一人咬紧牙关,显然下了什幺重大决心,爬行到秦仙 儿的脚跟底下,对着玉足舔拭起来,受到启发的同胞兄弟,则是爬到另一处,同 样舔拭着另一只玉足。 敏感的玉足被舔拭着的秦仙儿,被那痒意激的花枝乱颤、笑个不停,受到鼓 舞的两兄弟舔得更欢,希望能让眼前的美人儿姐姐改变主意,答应收容他们俩。 秦仙儿本来欢快的笑声,随着时间渐渐的变调,戴着压抑的呻吟开始充斥屋 内,却是有些动情了。 俩兄弟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幺,停下了舔拭的动作,战战兢兢的仰视着秦仙 儿,等她宣布两人的命运。 秦仙儿面泛潮红,既有动情,也有羞愧,自己竟然被初次见面的少年搅动春 心,嗔怪的看向带他俩来的四德,这等怪招一定是这不安分的贼厮指使的,果不 其然看到四德一脸贱笑的和董青山谈话。 随着安碧如在市井中成长的秦仙儿,心知底层人士的不易,看着俩少年一脸 哀求的看着自己,恻隐之心就被勾起来了;反正又不是养不起,留下他们也不是 非要二人当面首不是?暗暗下了决定,秦仙儿答应收下两名少年。 听到两人分别叫大强、小强,秦仙儿露出会心的一笑,要是依照李香君的命 名,说不得其中一个就要叫郝强了。 容许俩兄弟保留原来的名称,秦仙儿也不让他们管叫自己主人或是公主,而 是让她们喊姐姐。 原本就欠缺家庭关爱的双胞兄弟,平白的多出一个貌美如花的姐姐,自然是 无端欢喜。 让旁观的董青山也红了眼眶,显然想起了姐代母职的董巧巧,四德用手肘顶 着他,示意他不要坏了大伙的计画。 看到少年眼中的感激与孺慕之情,秦仙儿又是怜悯又是惭愧,她可没少年想 的那幺好,这几个月里不知道和丈夫以外的人欢好过几回,都成了一笔烂帐了。 吩咐四德将两兄弟带下去洗浴,回头就看见董青山充满笑意的脸庞,心中有 鬼的秦仙儿撇过头去,兀自嗔道:「看什幺看?」 董青山回道:「姐姐的脸真嫩,被俩个小鬼舔足舔到心都软了,也不知道软 的是良心,还是花心?」 秦仙儿白了董青山一眼,那模样是如此抚媚,看的董青山大小头都痒,忙不 迭地凑上身子,想要解决生理需求了。 「你干什幺啊!」 「这不看姐姐高兴,来与妳同乐嘛!且先让我摸摸看,姐姐的小嘴是不是又 流水了?」 敏感的身把女人被抚摸着,本来平稳的慾望再度烧腾起来,听到董青山印证自己 的蜜穴果真出水,乾脆反抓男人的坏东西,这下天雷勾动地火、姦夫搭上淫妇, 浓浓的春意蔓延在空气之中。 另一边,带俩兄弟去洗浴的四德,到达目的地后却不开门,而是回过头审视 着两人。 「脱裤子。」「啊?」 看到四德眼中的不满,大强与小强连忙脱下裤子,年轻的阳具毫无理由的顶 的半天高,粗大的外观能让不少成年男子自惭形秽,就是以此为条件挑中他俩人 的四德,也看的颇为妒忌。 『两个小犊子的货还真不小,天生就是能讨女人欢心的。』大强见四德一直 盯着两人尿尿的地方瞧,慌忙的交代道:「我和弟弟最近才这样的,本来我以为 是病了,还特地跟管事的哥哥问过,结果他说我俩故意埋汰他,用鞭子抽了我俩 一顿,打完后睡一晚也就不肿了,却不知怎幺今儿怎幺又发作了。四先生,您可 千万不要告诉公主姐姐,我们会好好做事存钱看医生的。」 四德乐了!奴隶主竟然没有跟他们普及生理知识,不过也是,若太早知道男 女之事,只怕也留不住童子鸡了,看起来仙儿夫人还可以客串一下人生导师啊! 眼珠一转,坏主意就上心了,他知道秦仙儿虽然留下大强兄弟俩,却不见得是答 应收面首的,与其婉言相劝,还不如创造机会成其好事。 就凭夫人现在这种天天离不开男人的表现,成功率相当的高啊!冷冷看了两 兄弟一眼,四德回道:「先去洗洗吧!晚些我有事要交代你们俩个,说不定正好 能治你俩的病。」 怀着对权威的畏惧和病症将治的欢喜,兄弟俩人便洗浴去了,却没能发现四 德眼里準备看戏的恶趣味。 充满意外的一日过的飞快,不一会儿就是晚饭时间,秦仙儿看着新添的两副 碗筷,却怎幺也高兴不起来。 如同四德揣摩的,秦仙儿根本就不是为了面首而收下两名少年,可是突然之 间往哪儿摆都不对劲,还不如放在自己身边安心。 可是如此一来,便不能肆无忌惮的享受性爱的滋味了。 被董青山弄过一回,心中的慾火显得更加炙热,偏偏顾忌着被少年撞见,也 不敢弄的太久,结果就这幺过了一天。 吃完晚饭,四德与董青山纷纷告假,让秦仙儿心中那股希望都破灭了,对于 造成她今天不幸福的元凶,却怎幺样也恨不起来,谁叫自己还留着底限,不愿意 摧残幼苗呢?『罢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先是到院里打了一套拳,然后回到房 里修练内功,回过神来不过才二更天,对比昨夜此时的恣意欢愉,实在有如天壤 之别。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古人诚不欺我。莫怪相公不断的寻花问柳,这 男女之事实在是人间极乐,让人难以自拔。』难得的独处,让秦仙儿想起了相公 林三,在自己也周旋于诸多男性以后,对丈夫的花心倒也能理解一二,可对于出 轨之事,愧疚却没有想像中的还多。 男人想解决生理需求,有娇妻,有美妾,有妓女。 女人呢?却是只能逆来顺受、独守空闺,还曾听过怨妇跟侍女磨镜,结果被 发现的丈夫打杀了的......。 自己和师傅师叔的作为,算不算是对这个社会的小小反抗?不过会不会太偏 激了?熄了烛火,胡思乱想的秦仙儿屏除杂念,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三更时分,秦仙儿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一对人影偷偷摸摸的走了进来。 见到没有惊动主人,殿后者慢慢的将门关上,跟着前方的身影摸到了秦仙儿 的床上。 在半梦半醒之间,秦仙儿查觉到床边的异动,想着或许是四德和董青山耐不 住性子搞夜袭,也就不怎幺在意。 谁知两人比想像中还要规矩,除去和自己躺同一张床上便再无动作,让秦仙 儿清醒了一点。 这不是记忆中的四德与董青山啊?可是凭腿上的触觉,又能清楚的感觉到两 人是脱了裤子的,这又让她更迷糊了。 为了解答心中疑惑,秦仙儿连忙起身点了烛火,惊讶的发现两人并非董青山 与四德,而是白天才收下的大强与小强。 看着公主姐姐面有不愉之色,大强连忙解释道:「四德总管说跟姐姐睡便能 治病,还说要在晚上才有效,所以我才和弟弟过来了。」 小强则是一脸哭像的补充着:「尿尿的地方会很胀,很难受!」 还以为是皮肤病或传染病之类,心正悬着的秦仙儿,闻言方鬆了口气,暗自 怪罪四德交坏小孩子,又让他们把遮掩的手放开,果然一切正常。 咦?不对!怎幺好像变大了?不!天啊!这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大小 吗?兄弟俩在此时一同哭丧着脸,向秦仙儿求援道:「公主姐姐快帮我治病吧! 真的难受死人了!」 秦仙儿看着伫立的两根童子鸡,想到欲求不满的今日,竟不小心有了旖念, 慌乱的定了心神,发现龟头还被皮包着大半,难怪一勃起就疼,或许把龟头弄出 来就不会那幺痛了。 手把手的让俩人将包皮拉下,清理了积在冠状沟的陈年污垢,初现峥嵘的阳 具显露出不凡,看的秦仙儿脸红心跳,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就把两名小兄弟就 地正法。 「不痛了吧?乖乖回去睡吧?嗯?」 谁知兄弟俩同时红了眼眶,看的秦仙儿也为之心疼,细问原由,俩人想妈了 。 为啥会想妈呢?原因就出在秦仙儿此时的穿着,连身的情趣内衣露出的春光 自不待言,重点是被胸罩托着的肉球,显然是勾起童年吸奶的回忆。 慌忙的披上一层外衣,就看见兄弟俩犹显稚嫩的脸庞带着期冀的目光看着自 己,让秦仙儿的母性本能为之氾滥,最后让桶爽的兄弟穿上裤子留宿一晚。 两手各搂着一个半大孩子,躺在床上的秦仙儿感觉自己好像更睡不着了,大 强和小强的目光扎的她怪不好意思,只好开口问道:「怎幺还不睡呢?」 大强难为情的问道:「就是...那个...我说了姐姐别生气啊!」秦仙儿笑道:「怎幺会呢?想说什幺就说吧,姐姐听着。」看着美人儿姐姐的笑容,大强勇敢的把羞于启齿的要求提了出来。「姐姐可不可以让我吸一下奶?」二强闻言也跟着瞎起鬨,附议着哥哥的意见。 秦仙儿扭扭捏捏,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本还以为又是四德给支的招,可看着 俩孩子纯真的眼神,感觉反是自己内心骯髒了。 罢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想着兄弟俩什幺都不懂,也就将一对玉兔解放出来 ,任其追寻儿时记忆,还不忘提醒二人的力道轻些。 『我不是为了祸害他们,只是让他们感受亲情...嘶!天啊!都酥 了!』只是吸吮与舌尖的触碰,秦仙儿觉得自己好像融化了,本该无私的心境霎 那间便被动摇,口鼻中的气音直接把她的心声都透露出来。 「啊?怎幺不舔了?」 小强回道:「姐姐都一直在发出怪声,我记得以前给妈妈吃奶时,她都不会 这样!」 秦仙儿心中那个羞啊!定力什幺时候变这幺差了?又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 转头问大强:「你呢?怎幺也停了?」 大强则是苦着脸道:「听到姐姐的声音,我尿尿的地方又发病了,可是这回 不会痛了耶!就是肿的利害。」 两个少年的答案听的秦仙儿头晕目眩,觉得自己好像要崩溃了,可小强也跟 着凑热闹道:「哥哥说的是真的!而且我发现手在尿尿的地方磨着的话,感觉会 很舒服耶!」 「是吗?我试试。」 两个少年把手伸进裤子玩弄着自己的生殖器,兴致勃勃的开始生命中的第一 次手淫,让裸胸的秦仙儿无地自容。 也不知是否天性使然,两人磨刀不误砍柴功,各自佔据秦仙儿一半的身体, 边吃奶边手淫,无比的快活自在。 『天啊!我该不该制止他们呢?』天人交战的秦仙儿想不到事态会如此发展 ,芳心是扑通扑通的跳,大强与小强想让漂亮姐姐知道这种事有多舒服,心有灵 犀的将手都伸进秦仙儿的内裤中,但却没有找到跟他们一样可以尿尿的东西。 小家伙们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不顾秦仙儿的阻止,脱下那最后的遮羞布。 天下有数的高手人妻,如今被尚未摆脱处男的小屁孩给脱了内裤,要是传了 出去,可是要成了笑话。 其实秦仙儿知道只要用点力,就能阻止眼前两名少年对她的亵渎,可基于某 些说不出口的心态,还是让两人得逞了。 感觉到幽密的黑森林被少年们好奇的目光注视,兴奋与刺激让她面泛红潮, 等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大强与小强见不到公主姐姐的棒状物,一时间傻眼了,这样怎幺让姐姐体会 到自己快乐的感觉呢?索性开始动手,这才发现到黑森林下的宝蛤。 在烛光下的宝蛤透着晶亮,大强好奇的去摸,才发现宝蛤正偷偷的吐着春水 ,让秦仙儿的大腿谷间都湿了一片。 「这...姐姐是不是尿床了?」「好像是...」 兄弟俩可没想到美人姐姐也会尿床,傻眼之余又忍不住得意,我们可是好久 没有尿床了呢!听着两人似懂非懂的言论,秦仙儿心中的道德枷锁崩裂了,手里 一个猛拉,和大强位置互换,女上男下的姿势,抓着阳具顶开宝蛤,忍了老半天 的情慾,终于有了宣洩的出口。 小强在旁边看着哥哥的遭遇,有点吓傻了。 秦仙儿也没忽略他,挺立的雏鸡被贪婪的嘴吞吐着,奇异的快感让他不停地 乱叫。 初尝禁果的滋味,美的大强说不出话来,公主姐姐的洞是那样的湿滑、那样 的紧,比之自己的手还要舒服的多。 向上一看,小弟的那话儿则是被姐姐用嘴含着,可是尿尿的地方不是很髒吗 ?姐姐那幺大的人怎幺会不知道呢?「呜嗯...喔...舒服死了...呜. ..你们明明是第一次...怎幺能那幺久呢?」 大强小强听到秦仙儿变调的声音,虽然感觉很奇怪,但却并不怎幺讨厌。 而且因为听出秦仙儿话语中的欣赏,本是被动的被带领的两人,开始有了自 己的小动作。 小强双手抓着秦仙儿的头,挺腰把鸡巴顶的更深;大强则是抓着秦仙儿的屁 股,往自己的身上压。 两人有些粗鲁而生涩的动作,让秦仙儿更为投入了。 『两个小鬼头...自学成精啊!还是初哥就这幺利害,若是以后...啊 !秦仙儿妳这个坏女人!』 然而在成熟的肉体与纯熟的技巧下,不懂控制的双胞胎很快就来到强弩之末, 被身上尿意激的想离开秦仙儿的娇躯。 「姐姐妳快起来啊!大强...大强憋不住了!」「姐姐不要再吸了...这样小强...小强会尿在妳嘴理的!」 秦仙儿不理会双胞胎的抵抗,身体一压、喉头一缩,滚烫的童子精便分别灌 进了上下两张口,这种强买强卖的感觉,让秦仙儿忍不住想到初次出轨时,被巨 阳强制灌精的情况。 『我真是一个淫蕩又好色的女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短暂的感叹过后, 秦仙儿又继续对双胞胎下手,浑然不觉窗外偷窥的两对眼睛。 ----------------------------- 情节塞的有点挤,想了想,还是决定分章发!本来想把三女的剧情都用安碧如那 段的浓缩版写,结果写到秦仙儿时,感觉却是不好一笔带过,就当是对过去她剧 情较少的补偿吧! 越写越词穷,幸好真的快结束了.....